服务咨询电话

0535-4702955

市中心医院开展“假如我是患者”换位体验专题

2020-10-06 00:24
 

AG永乐国际 为改善护理服务质量,提升护理人员共情能力及爱伤观念,提供真正以病人为中心的优质护理服务,近日,市中心医院西院重症医学科开展假如我是患者换位体验专题活动。 重症医学科

  为改善护理服务质量,提升护理人员共情能力及爱伤观念,提供真正以病人为中心的优质护理服务,近日,市中心医院西院重症医学科开展“假如我是患者”换位体验专题活动。

  重症医学科的患者是比较特殊的病人群体,他们大多都是一些急危重症。为了治疗上的需要,大多需要留置尿管、胃管。病情危重的患者还需留置气管插管、深静脉、动脉置管,这些管路无疑给患者增加了痛苦,因为配合治疗,有些病人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需求或意愿,甚至连变换体位,挠痒等小小的生理需求也无法得到满足。因此,通过蛛丝马迹细致入微的捕捉到患者的需求,是重症医学科护理人员必修课之一。

  当护士长期处于重症患者所处的环境中,抢救与死亡早已司空见惯。让护士扮演重症患者感受留置气管插管,体验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感受长时间卧床与约束。换位体验患者的就医感受,增加共情能力,感患者所感,想患者所想。

  护士王志贺体验了重症常见的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体验过后他说:“刚躺在床上的时候感觉还是很放松的,但当要扣上无创面罩、戴上四头带后,面对每天频繁使用的无创呼吸机,竟开始有些紧张。没想过充满气体,软软的面罩直接压在脸上也会有不舒适的感觉,时间久了有些疼痛,明白了为什么使用无创的患者要提前在脸上贴好水胶体敷料进行皮肤保护。为了能更顺利的进入角色,刚开始设置的呼吸机压力偏小,更容易适应。开始通气后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与呼吸机配合度渐佳;随着逐渐适应,我发现除了脸上的压迫和不能随意说话外也没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当呼吸机参数不断调整,我发现自己真的是高兴的太早了,随着压力增大,开始感觉呼气变得困难,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把肺里的气体呼出去;吸气时,我感觉自己已经吸足了气,但呼吸机还在送气。一时调整不好自己的呼吸,我开始感觉有些闷,想要开口说话,但一开口呼吸机就开始送气,很多气体涌进嘴里,我的嘴被撑开,嘴巴很干,也说不出话。这时才感受到平时使用无创呼吸机的病人有多么痛苦,也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想要一把摘掉无创面罩。这时,老师引导我调整呼吸,并不断优化呼吸机参数,逐步递增压力,这时才觉得自己的呼吸慢慢平稳。”

  护士耿凯迪体验了经口气管插管,由于考虑到这项操作有一定危险性,所以只将气管插管保留在口腔内大约5cm的长度。耿凯迪说:“虽然仅仅是一小段,可有根管子在自己的嘴里很不舒服。由于口腔里的气管插管管抵住了上颚,所以,舌头不能做吞咽动作,导致我的唾液无法吞咽下去,口水从嘴角流出。再加上牙垫的作用导致无法闭上嘴巴,两颌肌肉持续酸痛,就是腮帮子疼,拔了管以后忍不住先给自己的腮部做了拉伸。这些一开始都还可以忍受,当老师用简易呼吸器连接气管插管送气的时候,我想告诉老师先慢一些,可嘴里管路剥夺了我的表达能力,双手又被约束着,没办法比划一下,简直想直接用手把这根管子从嘴里拽出来说句话,体验完毕拔管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一丝后怕。这次体验,让我深刻体会到了病人躺在病床上时生理上的痛苦与心理的恐惧,所以在日常的工作当中,像口腔护理,病情解释与心理疏导这些细节尤为重要,我相信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体验,对我以后的工作之路也会有重要意义。

  护士王俊豪体验的项目是抽取动脉血气,血气分析是重症医学科最常用的的治疗,常规病人每天不会少于抽取2个动脉血气,需要频繁检测的话会留置动脉置管。每次对清醒的病人都会解释说:“动脉血会比静脉疼很多,稍微忍忍,争取一针见血”。

  王俊豪说:“脉搏搏动强的人会比较容易抽,然而我的动脉搏动并不是很强,还是挺紧张,第一次进针没有看到血出来,之后就没太敢直视血气针,改变了一下角度和深度,忍着疼痛,下一秒看到了动脉血喷出松了一口气。的确,抽动脉血气对于意识清醒的人来说是很疼的。因此以后的工作中,要尽可能的减轻病人的痛苦,提高自己的操作技能,做到一针见血。

  排痰机代替传统的人工胸部叩击,震颤,定向挤推配合体位引流,可将长期滞留于肺部的痰液经多方位震动排出体外。是每天的基础护理工作,平时操作感觉相对舒适,护士吴中瑞体验了背心式振动排痰机。

  吴中瑞说,开始设置的振动频率频率较小,过程偏舒适。随着振动频率的加快,我的整个背部开始高频振动,说话声音变得颤巍巍,感觉就是五脏六腑都在跳,呼吸有些费力,努力呼吸,但是胸腔又打不开,感觉被限制。我觉得这应该就是老师让规定排痰时间和频率的原因吧,过大的频率反而会加重患者呼吸困难。重症监护室的患者大多没有意识,不能直接表达感受,设置合适的震动频率非常重要。角色体验,体验病人的痛苦,让我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设身处地的为患者着想,尽量减轻患者的不适感。

  护士苏杰体验了约束,他说:“当我躺在床上的一瞬间,觉得还挺舒服的,可当双手和双脚被约束带束缚后,产生一种莫名的紧张感。四肢一动不能动,毫无安全感,我不自觉地翻动起来,下意识地要脱离约束。长时间的被固定,觉得身体变得僵硬,手麻脚麻。鼻子痒想挠挠不着,好不容易把头抬起来挠到了,躺下又想换姿势,翻身时,胳膊由于被固定不能扭动,只能轻轻转动胳膊调整姿势。时间久了,不舒适的胳膊变得酸涨抬不起来。心情也越发烦躁,想快点结束体验。”

  护士王孝慈和郑旺体验了冰毯物理降温,为增加体验感,体验前将病室温度调低,冰毯启动变凉后进行体验。

  王孝慈说刚进病室就感到凉飕飕的,躺在冰毯上,因为天气比较热,起初感觉还挺舒适,过了一会忍不住要求加床被子。郑旺说:“感觉自己的四肢在一点点变麻,忍不住揉搓双手取暖,关节及颈椎处有疼痛感。随着时间推移,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在下降。本以为高热病人用冰毯是舒适的,没想到会时间久了会这么难以忍受,以后在使用冰毯过程中注意询问患者感受,增加翻身频次,减轻不适感。

  开展此次换位体验活动,只为寻求更好的护理方式,通过切身体验,查找、解决患者进行各项护理活动中比较突出的问题。摆脱“我”的视角去看待护理问题,能够站在“Ta”的角度去感受,来思考,从而做到切实改进护理服务,夯实护理技术,为患者提供最优质的护理服务。

官网:http://www.sh-tingpin.com/ 鲁ICP备17020917号-1

网站地图|XML地图